公司已经取得ISO9001-2008质量管理体系认证;ISO14001-2004环境管理体系认证;OHSAS18001-1999职业健康安全管理体系认证,并获得“北京市高新技术企业”证书。
中文版 北京成宇化工有限公司 网站地图
  首 页 宠物酒店
宠物市场首页
联系我们
地 址: 宠物市场首页
送给穷人一头牛,结果牛死了(转载)
台风、暴雨后水产养殖的管理和病害防治措施
汽车后市场服务标准开放平台将正式启动
我市开展2019年中心城区“蓝天利剑”环境执法专项行动
拒绝填鸭式教育,城市合伙人与你一起变革
奥奇传说灵魂大触圣主图鉴 灵魂大触圣主技能表
中医执业医师考试练习题汇总(05.13—05.17)
济南老来寿谈责任意识的重要性(转载)
【推荐】开展城区苗木病虫害防治工作
龙江旅游“五一”大旺
  宠物市场官网怎么样 News
《芯片奇缘》第十章 七度空间

《芯片奇缘》第十章  七度空间

  作者:常薇二级心理咨询师    先不提地下通道里的简单和明阳,也不说法国瑞恩办公室里被俘的阳阳和小云朵,让我们暂时把视线拉回中国吧!    夜色深沉,情绪酒吧里,陆伟一个人呆呆地坐着。 自从简单失踪,他就成了这里的常客,常常醉得不省人事被侍者深夜送回家;得知简单死讯后,他也常常来这里,但不知怎地他再也不想喝酒了,只是发完呆就走。

    他害怕一个人待在家,害怕不由自主浮现出来的画面:阳阳的那充满恨意的眼神,小云朵哭泣的小脸,还有躺在血泊中了无生机的简单。     为什么会演变成这样?    时间不早了,他该回去了。     车子在飞驰,很快就要到云端别墅了。

这里曾充满欢声笑语,温馨自在,不知何时起,这些悄然从他生命中消失了?    云端远离市区,距离他上班的七度空间有点距离。

  前几年,他一有应酬,就懒得回家。     不知怎么了,这段时间无论多晚他都会回到这里,仿佛有什么拉着他一般?家越来越近了,过往的一切又要浮现在眼前了:    后备箱里冒出来的脏兮兮女孩,狼吞虎咽地贪吃的模样。     月色下相拥亲昵时,轻轻地耳语:    “简单……,想过你名字的含义吗?”    “五岁以前的事,我都不记得了,不过婆婆说简单就是要简简单单,快快乐乐地过一生。 “    “你快乐吗?“    “很快乐呀,虽然我不记得家人了,可是我一路走来,遇到的人都像家人一样爱我。

比如:你啦、婆婆、还有明……..”    花田里,追逐嬉戏…….    产房里,疼痛时不由地叫:“伟.........,为什么不体外培育?”    当时大多数人选择体外培育,免除了女性生产之痛。

    不知怎地陆伟虽然是七度空间的主要负责人之一,可是他只能接受21世纪初期的生活方式。     七度空间是唯一一家可以与简氏抗衡的,也是简氏最强的竞争对手,在人工智能领域,这个两家各占半壁江山。

      “陆伟…….陆伟……”一个红衣少女打开车门轻轻叫了他一声。

    “你怎么来了?不是让你暂时不要来打扰我吗?“陆伟有些不悦地说。

    “七度要见你,“那少女轻声说,神情略过一丝委屈。     这个少女名叫默雅,是陆伟的助理,无论工作还是生活,她总是把对他照顾有加,温柔体贴,这点是简单无法给出的。 这也许就是她成为他情人的原因之一吧?    七度就是七度空间的创始人,一个在人工智能领域叱诧风云的人物,用短短二十五年竟然与百年简氏并驾齐驱,业界对他的传闻众多,只是至今没有任何人见过他,同时让人更加奇怪的是也就是在这二十五里,人工智能的发展让所有人都猝不及防:大量的类人机器人被制造出来,分散在世界各地,参与到人类生活各个方面。 随着他们意识化程度越来越高,给人类世界带来很大的冲击,整个社会结构被推动着滑向某种未知的状态,空气中弥散一种紧张的情绪:    机器人行为学家、意识学家、机器人心理学家、人类学家、基因学家、心理学家、伦理学家以及社会学家们纷纷发文表达心中的隐忧。

    他们来到七度空间,默雅引领陆伟朝地下禁区走去,陆伟有些迟疑,拉住默雅,问:“这里不是禁区吗?“  ”嗯嗯,是七度要在这里见你的,“默雅说。

    “这些年七度一直不愿见任何人,即使七度空间遇到危机时,他都不曾出现,为何突然要见我?“陆伟心中有些忐忑地想。     她们走进禁区,这里摆放着自人类出现之前各个时期的人体模型:从类人猿到现在类人机器人。     “小伟,好久不见了!“一个穿金属盔甲的男人突然从人体模型中间走出来,说。

    “师傅……?”陆伟有些惊异地问。     默雅走过来,说:“这就是七度“。

    七度看了默雅一眼,她知趣地离开。

    “七度…….师傅…….?“陆伟看着眼前人,思绪飞到二十四年前:    那是他永远难以忘记的噩梦:当年他只有十岁,那一天阳光明媚,空气中飘散着幸福的味道,他们一家三口正准备出海去享受夏日午后时光。

突然他父母接了一通电话,脸色有些抱歉地对陆伟说要出去见一个重要人物,让他在家等着,一会回来再带他出海。   他百无聊赖地在家等呀等呀,直到午后才看到父母颤颤巍巍地推门进来,他正要说话,瞬间他们双双瘫倒在地不省人事了。

他一会拉着妈妈哭喊,一会拉着爸爸哭喊:“爸爸……..妈妈…….醒一醒……你们怎么了?醒一醒........我送你们去医院……”。

  妈妈抓住他,用最后的一丝气息,说:“孩子……,没用的…….,爸妈中的…….毒天下…….无解,记住......以后不.......要接触........基因........修.......改......“说完这些,他妈妈又昏过去了。

  他推一推妈妈......,又推一推爸爸........,他惊慌地哭喊........  “孩子,快送他们去人体冷冻机构,说不定以后还能再见到他们。

”一个男人的声音说。     听到声音他心中有些安慰,抬头望去:一个身着金属色盔甲的男人,不知何时站在他身边的?  “还愣着干嘛?快点,没时间了。

”那人一边说一边将他爸妈抱上车。

  当时人体冷冻是很普遍的事:有的是因为不治之症,期待以后科技发展再唤醒自己;有的厌倦生命了,暂时按下生命暂停键,希望几年或几十年后再复活;根据所付费用高低,这些冷冻人分别被存放在不同的地方。   二十四年了,陆伟的爸妈一直存放在南极复活谷。   这些年来,盔甲人和陆伟以师徒相称,他耐心照顾他、教导他,但他从未让陆伟看过他的真实面目。 小时候陆伟淘气时试图想偷看,每次都被他严厉喝止了。

  “小伟,发什么呆呢?”七度走过来拍一下他的肩,说。   陆伟回过神来,问:“师傅,您怎么不早告诉我您是七度空间的主人?”  “小伟,记住一切都有它的节奏,时机到了该发生就会发生!”七度语重心长地说。

  “随我来!”七度说着,转动一下类人猿的头,正对着他们的一面墙瞬间裂开,展现在面前的像是一个设备齐全、装备超炫的基因实验室。   陆伟看到这个,转身想走,被七度拉了回来。   这是他生命里的道坎,他一直不想接近类似这样的实验室。

这些年他一直在调查他父母遇难的真相,原因越来越指向基因修改研究结成果。

  他的父母都是全球著名的基因学家,将人类完美演化作为自己毕生使命,终日在实验室里研究如何修改人类治病基因,就当他们欣喜地想要庆祝他们最新研究成果时,双双遇难!  “已经二十四年了,你看看他们,难道你不想唤醒他们吗?”七度说着用手一甩,瞬间他父母被冷冻中的影像出现在眼前。   “这个实验室是专门为你准备的,目的是让你研究出如何破解你父母身上的毒?该让他们回来了。

”七度语气中若带伤感地说。   陆伟的眼里泪光一闪而过,点头答应接手这个实验室。

  (未完待续)。

【返回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