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司已经取得ISO9001-2008质量管理体系认证;ISO14001-2004环境管理体系认证;OHSAS18001-1999职业健康安全管理体系认证,并获得“北京市高新技术企业”证书。
中文版 北京成宇化工有限公司 网站地图
  首 页 宠物酒店
宠物市场首页
联系我们
地 址: 宠物市场首页
如何区别自己患的是耳鸣还是脑鸣?
福州扬波向蔚蓝 续写海上新篇章
中医药海外推广 如何才能破局?
曾经的火热品种,如今很多黄颡鱼养殖户亏本,近期价格触底小幅反弹,未来前景仍不乐观
信诚新泽A(001596)基金经理
民生银行南昌分行举办“未来银行家”青少年训练营
鹏华弘华混合C(001328)基金经理
梁贤之:毛泽东主席的“朋友圈”
肾积水,肾积水的一些临床表现
蒙古国受辱中国游客自述经过 七八人逼其下跪
  宠物市场官网怎么样 News
大股东腾挪术失算 武昌鱼重组落败

大股东腾挪术失算 武昌鱼重组落败

  长江商报消息  黔锦矿业标的资产估值从22亿降至亿缩水近七成,三年三度重组最终谈崩  见习记者蔡静  对上市公司(,)()来说,2015年8月的最后一周相当具有戏剧性。

  8月24日晚间,武昌鱼发布重大事项停牌通告,宣布拟决定终止同黔锦矿业的资产重组。 正当外界还在纷纷猜测时,武昌鱼连发6条公告揭示了终止重组的原因——黔锦矿业有限公司100%股权评估结果为亿元,与2014年12月评估结果亿元相差一半,交易双方对调整未能达成一致意见。   “因为价格问题,武昌鱼中止了交易。

”8月28日,武昌鱼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秘书、副总经理许轼回复长江商报记者时如此表示。

  实际上,这已是武昌鱼同黔锦矿业重组过程中的第四次砍价。

相比2012年最初估值约22亿元,价格竟降至亿,缩水近七成。   8月29日,多名证券分析师对长江商报记者介绍,2014年下半年以来,矿业资产业绩连创新低,矿业资产评估大幅缩水并不意外。 而涉及关联交易的黔锦矿业,大股东华普集团不可能以较低的价格卖出手中的资产。 “虽然是"左手倒右手",但控股股东显然是希望资产在注入上市公司的过程中能实现增值。

现在被压价后实现不了这一目标,只好谈崩了。

”光大保德信首席分析师、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表示。

  标的资产被砍价七成仍谈崩  等了3年,似乎等来一场空。

8月24日晚间,武昌鱼发布终止同黔锦矿业的资产重组。   “因为交易价格问题,武昌鱼中止了此次交易。

”湖北武昌鱼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秘书、副总经理许轼解释。   事实上,武昌鱼并购重组黔锦矿业起于2012年初,彼时被ST的武昌鱼首次拿出重组方案时,对黔锦矿业的资产预估约为22亿元。

当时武昌鱼称,完成重组后,武昌鱼主营业务将变更为从事镍、钼稀有金属矿的采矿、选矿业务,实现主业转型。

  而如今武昌鱼试图将同一标的公司的预估值砍掉七成,成交价压低至亿元,直接在上一次预估价的基础上减半。

令人惊讶的是,这次砍价离上次发布重组预案股价,仅过去了3个月。

  黔锦矿业为何3年间贬值这么严重?仅3个月估值就被“腰斩”是否合理?  “2年前矿业是强周期行业,一跟矿沾边,股票都能大涨,矿业资产自然被估值很高。 而现在,矿产价格屡屡创下新低,市场供大于求趋势明显,导致很多矿产企业的业绩不好,资产浮盈泡沫自然消失了。 ”武汉营业部首席分析师强告诉长江商报记者,武昌鱼这一压价行为跟目前市场大环境不景气有关。   长江商报记者查阅资料发现,黔锦矿业为贵州遵义市一家采、选、加工镍钼金属矿的企业,2013年营业收入为万元,净利润为万,2014年营业收入仅有万,出现万元的亏损。

  据监测数据显示,国内钼铁价格价格从2014年7月起,一直呈现震荡下行趋势,价格已从当时的万元/吨跌至目前的万元/吨,跌幅达%。

  沈萌认为,除了矿产价格走低、供大于求之外,随着新一轮环保政策出台,对开矿的环保要求持续增高,开矿成本相应会有所提高,矿业开发的利润会进一步被挤压,矿业资产相应会“更不值钱”。

  三年三度反复重组同一资产  尽管从去年下半年开始,矿业被众多业内人士唱衰,但2012年以来,武昌鱼一直对关联方黔锦矿业“情有独钟”。   2012年12月,武昌鱼发布公告称,因黔锦矿业未在规定期限内解决的相关文件,使得重组终止。

  2013年5月,武昌鱼再次发起重组事项,拟募集配套资金,用于黔锦矿业产业链的完善及补充流动资金,此次标的股价21亿,相比2012年的估值减少1亿。

然而,最终证监会最终否决了重组收购。

  撞到南墙后,武昌鱼于2014年10月,第3次开启与黔锦矿业的重组征程。

武昌鱼发布的资产并购预案显示,拟以亿元估值收购黔锦矿业,黔锦矿业估值再次缩水。

 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这3次重组契机发现,在武昌鱼重组停牌公告上明确指出,2013年4月和2014年7月,公司均因收到实控人的通知,停牌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。

  “上市公司和重组标的公司这类由同一个大股东控股的情况,很容易涉嫌到利益输送。 ”北京PE界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人士对长江商报记者直言。

“三年的坚持,说明控股方非常想把自己的资产注入上市公司,加大上市公司控股力度的同时对原有资产进行优化。 ”  黔锦矿业审计报告显示,2011年11月,北京华普投资通过受让神宝华通33%的股权,成为其第一大股东。 而北京华普投资为北京德润致远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,武昌鱼实控人翦英海持有其%股权。

  事实上,北京华普投资受让黔锦矿业33%股权并完成增资,据武昌鱼发布重组停牌公告不到半年。   三度重组过程中,武昌鱼还曾试图增资黔锦矿业,2014年10月31日,武昌鱼公告称,审议通过向贵州黔锦矿业公司增资的议案,武昌鱼以16%年利率向中信并购投资基金和伟力达地球物理勘测有限公司借款7500万元,用于对应万元的注册资本出资额,获得黔锦矿业4%的股权。   尽管这一增资事项最终因云南伟力达贷款未按时提供而终止,但武昌鱼对黔锦矿业的“过度兴趣”显而易见。   孰料,执着3年的重组再生变数。

2015年4月,武昌鱼公告称,因重组目标公司股东转让其持有的黔锦矿业%股权,重大资产重组方案再次搁浅。 5月22日,武昌鱼重新审议通过了《关于公司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方案的议案》,此时,黔锦矿业的估值已被砍为亿元。

  未来重组前景不明  “武昌鱼很大程度上不会再对黔锦矿业发起第四次重组,”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资深人士称,“价格谈到这一步,再进行"左手倒右手"的资本运作意义就不大了。 ”  在他看来,作为武昌鱼和黔锦矿业重组双方的实际控制者,北京华普集团和翦英海如果在矿业势头良好的情形下实现重组,将获得上市公司更多股权;如果在股市处于上升期的情形下实现重组,则会比较容易将标的资产卖出一个好价钱。 “而现在两者均前景惨淡,只能等待市场环境转好或者新的市场机会出现。

”  多位业内人士认为,2015年6月以来的股市暴跌导致目前整个股票市场大幅下跌,上市公司定向增发、回购股本的价格较低,因而标的资产的股东对价格的审议会更加严格,武昌鱼当前再谈重组相对成本较高。

  在武昌鱼与黔锦矿业这场一波三折的重组“连续剧”中,除了双方控股股东外,另一群引入注目的参与者便是多家投资机构。

  比较2014年、2015年两次重组议案,长江商报记者发现,2014年10月原方案中6名配套融资认购方有5名终止了认购,除了关联公司北京华普馨园置业有限公司以外,其他融资方全换了“新面孔”。   其中最为外界所看好的中信并购投资基金,在一年多的跟进之后,不再作为配套融资方参与认购。

2015年5月替代中信基金新加入的北京中融鼎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,亦是业内较早从事并购和私人股权投资基金业务的公司之一。

  “能得到机构的青睐,表明武昌鱼这一壳资源有通过重组股价上涨的空间,”沈萌说,“但重组过程中频换对象,则证明机构对武昌鱼重组选择矿业的前景不大看好。 ”  对于“一夜回到解放前”的武昌鱼来说,终止重组后,下半年最急需考虑的是改善经营业绩的问题。

  据武昌鱼2015年半年报显示,上半年其主业(,)加工业营业收入仅141万元,营业总收入仅万元,亏损达万元。   而另一主要板块地产业务,也因参股子公司北京中地开发有限公司涉入诉讼纠纷,前景不甚明晰。

(责任编辑:HN666)。

【返回】